動物俱樂部!探索田野進行曲

其實農田不只是農田!當人們正專注在水稻、果樹逐漸茁壯的過程中,這一群生物總在不同時刻奏起樂音,此起彼落地不絕於耳;面積近30公頃的南安部落農田,目前大約有13公頃的田區轉作有機水稻。臺東大學彭仁君老師花了兩年半時間,進行有機田與慣行田生態物種調查研究;我們在2013年遷居宜蘭,加入當地友善小農社群「倆佰甲」,完全沒有務農經驗的我們,遇到的第一個難題,就是福壽螺。於是,我們在2015年開始推動【農田裡的科學計畫】;看著農場粉絲頁張貼的一段「鵝餵魚」的影片,富興LiPaHak生態農場發起人賴萌宏,笑著聊起了這段動物與生態系之間相互扶持的故事。

線上購買與訂閱

 
  • 福壽螺退散 共創友善環境新農業

    文/林芳儀 圖/農田裡的科學計畫

    我們在2013年遷居宜蘭,加入當地友善小農社群「倆佰甲」,這輩子第一次拿起鋤頭,種起水稻來!完全沒有務農經驗的我們,遇到的第一個難題,就是福壽螺。 福壽螺是外來種,在1970年代晚期以養殖用途自南美洲引入臺灣,後來因為肉質口感不好,失去市場價值,遭棄置後,很快在臺灣的鄉野田間蔓延開來,造成嚴重的農業損失。在過去以藥劑毒殺的主流下,大家滿腦子想到的只是怎麼把牠除掉,很少人近距離的觀察、了解牠。在大家越來重視生產與生態平衡的思維下,舊時代的農業知識體系,顯然已無法解決新時代農夫所面對的問題,受過長期生態學訓練的我們,馬上意識到:「知己知彼,百戰百勝。」要對付福壽螺這個敵人前,必須先了解牠的生態習性,才能知道什麼時候抓?集中火力在哪裡抓?用什麼誘餌最有效?找出比人工撿螺更有效率的誘捕方法。

  • 花蓮富興LiPaHak農場 動物、人與土地的共舞

    文圖/黃東榕

    「農場成立的最初,焦點其實就是環境裡的動物啦!更擴大一點就是整個生態與土地,因為生態就包括人在裡面啊!」賴大哥很堅定地說著。他說「LiPaHak」就是阿美族語「開心、愉快」的意思,希望動物、人、土地都能平衡相處在一種「LiPaHak」的狀態。走進富興生態農場,中間是實驗田,約佔總面積的三分之一,這裡可說是賴萌宏與大家的「生態遊戲場」。且農場創立之初就不是為了產能,在產能不高的前提下,農產的高單價就是農戶最大的吸引力,以農場盛產的鳳梨為例,如果交給盤商一斤可能只賣10元,但若是農場自己營銷就可以賣到將近40元。他說:「『穩定農民』一直是農場的經營重點。」這當中的關鍵,在於貫徹農場的有機規範,這是知識傳遞與溝通的過程,尤其要改變農民長期以來的慣行農法,捨棄農藥與化肥所帶來的產能效益,這真的不容易!

  • 太巴塱部落的魔力紅糯米

    文圖╱花蓮區農業改良場張芝蓉、孫正華、劉

    花蓮光復鄉的太巴塱部落,主要以阿美族為代表,因為當地溪中多螃蟹,而阿美族語的「螃蟹」發音是太巴塱,因此成為部落的名稱。在太巴塱部落的阿美族人生產特有的「紅糯米」,又稱為「紅栗米」,是祖先世世代代相傳才保留至今。紅糯米生活館以太巴塱祖屋方式建構,內部提供用餐、展示販售及導覽解說資源,展示區除了販售紅糯米外,還有當地生產的黑糯米及白米,以及紅糯米酒釀、黑糯米露等加工食品,另外也將原住民的手工藝品做特別的陳設佈置。紅糯米經過長年種植,種原混雜情形嚴重,造成產量及品質降低,花蓮農改場將太巴塱部落紅糯米進行品種改良及研發,於2012年育成紅色香糯新品種「花蓮22號」,同時發展紅糯米有機栽培技術,除了穩定部落一級產業之發展,還辦理紅糯米二級加工研習課程,使紅糯米成為部落亮點,提升太巴塱地區的產業活力。

  • 樂農發生技農產行許宏賓 用全方位整合能力拚桑椹產業

    文/曾怡陵 圖/曾怡陵、許宏賓

    走入彰化縣埤頭鄉的阡陌,一棟白淨的建築矗立在桑椹田旁,這裡是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第一屆百大青農許宏賓的桑椹園與農產加工室。廠房打理得整潔,沒有多餘裝飾,一如許宏賓一貫實事求是的個性。十多年前因父親去世,年邁的母親已無法從事田間勞務,家裡的水稻田漸漸荒蕪。為了陪伴母親,也幫母親照顧年歲近百的奶奶,因此辭職返鄉,將休耕田重新活化起來。農改場的專家告訴許宏賓,他這塊土地的質地好,臺灣早期為了生產糧食,好的地大多種水稻。農改場建議栽植的桑椹品種,較具耐病蟲害的特性,滋味微酸少甜,他從果樹健康管理和營養保健的角度考量,覺得這正是合適的品種。彼時,他獲選為農委會青年農民專案輔導的第一屆百大青農之一,於是向臺中區農改場求援。當時張致盛場長很迅速地在兩個禮拜內邀請桑椹專家到訪,協助他設置標準果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