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情臺酒線

 人類長期累積的飲食文化中,「酒」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從因應當地氣候所蓬勃生長的作物,因為盛產有餘,而能成為製酒的原物料,「酒」自然與土地有著不可分離的關係;同時,「酒」也在不同文化脈絡下,衍生出「飲酒」的各自意義。  而品味臺灣在地的酒,也如同用不一樣的角度欣賞土地風光──從過去到現在細數酒歷史、從北到南認識酒產地、從獎狀到獎盃看臺灣酒如何登上國際舞臺爭光。因此,我們才能慢慢了解,人們如何發酵這座島嶼和歲月的故事,釀出一杯好酒。

過期雜誌訂購

請洽豐年社
T 02-2362-8148
F 02-8369-5591

 
  • 臺灣的酒香之旅

    文/曾怡陵 圖片提供/陳義方

    臺灣從17世紀就有酒業的記錄,從本土米酒、老紅酒、日本殖民帶進的清酒和啤酒,及國民政府傳入的高粱酒和紹興酒,臺灣的酒,受到不同文化的影響而多元發展。日治時期開徵酒稅和實施專賣制度,小規模的私人造酒轉為規模化經營,又引入現代化設備和管理制度,奠定酒產業的基礎。直到臺灣正式加入WTO,才結束80年的專賣制度,酒市場走向自由化。「但那時私酒橫行,大家懼怕來路不明的酒,還是會以菸酒公司的酒,或進口洋酒為消費主力,民間酒業走得不是很順利。」陳義方分析。不過921之後,在農委會發展農村酒莊的政策下,臺灣許多酒莊開始逐漸茁壯,屢獲國際知名大獎肯定。臺灣在地酒莊的蓬勃活力,值得期待。

  • 親手泡製醉人滋味

    文、攝影/葛晶瑩

    酸酸甜甜的梅酒在夏季加冰塊飲用,清爽去暑又開胃;冬天夜裡直接飲用一小杯,促進血液循環,身體立刻就暖和起來,可以說是四季皆宜。不但受到女性朋友的喜愛,也因作法簡單,成為一般家庭最常自己動手作的酒。這類梅酒屬於再製酒,並不是從發酵酒化開始製作,所以原料與工序都十分簡單,只要將處理好的梅與糖放入蒸餾酒中浸泡,3個月後就可以飲用。不妨留意青梅上市,自製幾瓶梅酒享用! 將玻璃罐洗淨後用沸水燙過,或者噴酒精殺菌;而牙籤或針則用來挑青梅蒂頭用。青梅、酒、糖比例為2:3:1。青梅以青色的為佳,酒要使用蒸餾酒,如米酒頭或伏特加。糖可用砂糖或冰糖均可,1份是基本,若喜好更甜,可以多放些糖。

  • 霧峰農會酒莊

    文/許鈺屏  攝影/ A.K.

    位於臺中市最南端的市轄區「霧峰」,這個命名其來有自,一說是過去聚居於此的平埔族─洪雅族舊地名「阿罩霧社」的音譯;另一說則是由於霧峰地處山麓,河川支流交錯、常漫水氣,雲霧繚繞山峰而有此名。 山川織綜而沖刷出肥沃土地,自然也孕育了上等的農特產,例如,「益全香米」臺農71號、各式菇類、水果與蜂蜜產品等,都是著名的在地「峰」味。而富有農業優勢,以好米製酒的「霧峰農會酒莊」、老屋新生的「民生故事館」、美味健康兼具的「議蘆餐廳」等景點也隨之誕生,並一起乘載土地好味,勾人探訪這塊土地,從眼睛觀看、以味蕾品嘗、用雙腳實踏─旅人悠遊田園,也能更加深入認識霧峰這片世外桃源。

  • 番社蔬果聯盟

    文、攝影/吳明忠

    來到臺南市東山區聖賢里北勢寮,走進番社蔬果聯盟成員聚會的三合院,同時也是成員王莨耿的家。王莨耿,工廠技工做了十多年,2016年初決定給自己一個轉換跑道的機會,便放下榔頭改拿鋤頭種植紅龍果。一方面因父親種植紅龍果已有一段時日,王莨耿偶爾下田幫忙,多少也懂了些農作基本原則,加上好友林俊儀的慫恿,終於做出人生除了娶老婆以外最重要的決定─種田去。於是,王莨耿和大學時期就懷抱生態農業夢想的林育賢、家族從事蔬果運銷的蘇俊波,以及林俊儀、林俊緯兩兄弟,這陽光5人組雖然來自各行各業,卻都選擇加入青年返鄉從農風潮的行列,不僅組成番社蔬果聯盟,更在去年入選農委會百大青農計畫。